顶部连接后台

搜索
烟台市中医医院开展知名专家团队预约服务

公告通知:

版权所有:烟台市中医医院    网站备案:鲁ICP备11026673号-1     总服务台咨询电话:0535—6597085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幸福路39号    乘车路线:乘2路、16路、26路、47路、48路、70路、80路、82路直达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烟台      后台管理
 
安卓手机APP扫码下载 手机二维码 微信服务号 微信公众号 支付宝公众号

 

孙敏名医工作室

孙敏名医工作室4月医案-黄褐斑经验(9)

孙敏老中医是全国第三批国家名老中医,悬壶50余载,在肿瘤病、内分泌疾病、内科疑难杂症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,有幸伺诊于孙老,收获颇丰。考近2年爱美人士愈来愈多,因面部色斑就诊颇多,故整理了孙老关于面部色斑的一点心得,与大家分享。
黄褐斑:黄褐斑是发生于面部淡褐色或褐色斑,为一种常见的色素沉着性皮肤病。本病相当于中医的“肝斑”,亦称“黧黑斑”,多发于中年妇女,是一种后天性局限性色素增多疾病,也称蝴蝶斑、妊娠斑等,这是临床常见的来就诊的面斑。
黄褐斑形成的原因包括:遗传因素;紫外线照射;内分泌紊乱;生活习惯问题包括压力、偏食、睡眠不足等不良生活习惯也会令黑色素增加。
下面主要谈谈孙敏老中医在治疗黄褐斑方面的经验。
孙敏老中医认为,黄褐斑其实是面部的一种郁象,这个病首先要流通而不是补益,“若风之吹云,明乎,若见青天”,可以用风药。肝郁是发病之本,在肝气郁结的基础上,出现瘀血、水湿,瘀血、水湿交织,经脉不通,肌肤失养,病久及肾,故本病主要累及肝脾肾三脏,在治疗上,掌握肝郁、血瘀、水湿、肾虚的主次轻重,中医辨证治疗,疗效颇佳。
喜用风药
在常规疏肝解郁的用药基础上,擅长使用风药,如荆芥、防风、白芷、僵蚕,风药清扬,高巅之上,唯风可到,孙敏老中医常把面部色斑比喻成云彩,要想把云彩赶走,不留一丝痕迹,那就要靠大自然的风啊,并且风药也有疏肝解郁的作用,它可以流通气机,畅达情志,《内经》曰,风气通于肝。肝主疏泄,喜条达,恶抑郁,肝失疏泄,气机郁滞,治当疏肝解郁,疏利气机,药宜辛散。“肝欲散,急食辛以散之,用辛补之,酸泻之”,风药疏肝全在其辛散疏达,升发鼓动之性,正合于肝气升发活泼之机,因此,凡肝气郁结,气机不舒之证皆可选用风药治之。风药与常用疏肝药气味相近。二者俱以辛味为主,如香附、乌药、青皮、陈皮、木香、白豆蔻等。惟疏肝理气药辛多兼苦,能行能散能泻,而风药以辛胜,故专主走散,性多刚烈。此外,在传统认识中某些药物常兼具疏风与疏肝双重作用,如柴胡、薄荷、菊花、桑叶、防风、羌活等,而柴胡、薄荷、防风则是集这两种作用于一身的代表。  
 风药用于疏肝达郁,适宜于肝气郁结诸病证。其味以辛为主,其气有温凉之异,辛温之品如羌活、独活、防风、荆芥、白芷、细辛、苍术、川芎、藁本、生姜;辛凉药如桑叶、菊花、薄荷、柴胡、蝉蜕、蔓荆子、僵蚕等。辛温之风药,多鼓舞温散通达之力,用于肝郁证,以气郁或兼湿郁、肝郁乘脾、脾虚肝旺、气滞血瘀诸证为宜。辛凉之风药,辛散宣泄,但凉而不遏,其性柔润,宜于肝郁化热化火、肝阳偏旺、肝风上扰、阴亏肝郁之证。  
用风药疏肝必须注意配伍。肝有体用之别,肝体宜柔养,肝用当疏泄,风药惟疏达气机而利肝用,临证必兼养血益阴以滋肝体,如熟地、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枸杞子、酸枣仁、柏子仁、五味子等。
喜用花类药物活血化瘀
临床常用如玫瑰花,月季花,代代花,绿萼梅,红花,花类药物轻清,更易上行头面,入血分,活血而不峻猛,长期服用不易耗气,取类比象,它象征人的面部,黄煌教授曾把女人的不同阶段比喻成玫瑰,年轻时是白玫瑰,冷傲高艳,中年时是红玫瑰或黄玫瑰,成熟有风韵,老时变成干玫瑰,枯萎干瘪,失去气血的滋养,孙老或加入中药,有时也单独代茶饮,气味芳香,醒神提神,安定情绪,去除口味。临床病家也十分喜用。
喜用补肾药物
孙老认为,黄褐斑的产生多于肾虚有关,黑色内应于肾,为足少阴肾经之本色。肾为水脏,黑为阴寒水盛之色.肾阳虚衰,水饮不化,阴寒内盛,血失温养,经脉拘急,气血不畅,均可见病人面色发黑。临床黄褐斑亦多见于中年妇女,孙老喜用李可教授的“肾四味”,枸杞子,菟丝子,补骨脂,仙灵脾,四药入肝肾,药性和平,温而不燥,润而不腻。益肾精,鼓肾气,温阳无桂附之弊,滋阴无熟地之弊。枸杞子味甘性平,归肝,肾经。其具有滋补肝肾、益精养血、明目消翳、润肺止咳的作用;补骨脂苦,辛,大温。归脾肾二经。功温肾补阳、固精缩尿、温脾止泻、仙灵脾又名淫羊藿,辛,甘,温,归肝、肾经。功补肾阳,强筋骨,祛风湿;菟丝子补肾益精、养肝明目。这四味药合用具有大补肾之阴阳的作用。
喜用祛湿药物
刘渡舟曾认为:面见黧黑,名曰“水色”,其甚者,或在额、颊、鼻柱、唇口、下颏等处,皮里肉外,出现类似“色素沉着”之黑斑,名叫“水斑”。心开窍于舌,心阳不足,则舌质必然淡嫩;火冷津凝,水不化津,故舌苔水滑欲滴。故孙老见此种舌象,必伍用温阳祛湿健脾之品,多使用苓桂术甘汤,刘渡舟认为,此方药仅四味,配伍精当,大有千军万马之声势,临床疗效惊人,实为《汤液经》水剂代表之方,而与火剂三黄泻心汤遥相呼应。
药量轻巧
遣方如选食谱,遣药如烹调,不同的风味,当用不同的量和不同质的调料搭配而成。孙老治疗面部疾病,用量轻,轻者上浮,质重则下沉,孙老常说,比如说大黄,量少可清上中焦之火,量大则入下焦通腑泄热,升麻量少升举阳气,量大则清热解毒,故治疗面部疾病,应多选用质轻上浮之品,临床使用剂量也不可过大,过大则入中下焦矣。
根据月经周期来选方用药
孙老认为,面斑的患者多存在一定的气滞血瘀,故经期多选用疏肝解郁、温经活血之品,促进瘀血的排泄,经后多选用补肾养血佐以活血之品,使气血充盛,女子以血为先天,气血充盛则面色润泽,面斑逐渐消退。举例如下
张某,女,38岁,2018-8-11初诊,患者自述两颧骨长斑2年,月经量少1年来诊,2年前无明显原因出现两颧骨散在色素斑,夏天加重,秋冬减轻,初色斑较少,近1年色斑逐渐增大,甚以为苦,无瘙痒及皮屑,1年来月经也逐渐加少,经期正常,无痛经,血块不多,精神压抑,自感要进入更年期,饮食可,不喜凉食,睡眠欠佳,大便时干,小便正常,冬天手足易凉,汗出不多,平素身体健康,月经刚结束1周,观此人形体偏瘦,眉宇间愁眉紧锁,面部两颧骨可见散在色素沉着,如云雾状,舌质淡红苔薄白,脉弦细。处方如下
桃仁15g       红花12g      川芎10g       生地15g
当归12g       赤芍12g      柴胡9g        枳壳9g
桔梗6g        甘草6g       茯苓20g       桂枝12g
白术12g       枸杞15g      菟丝子15g     补骨脂15g
巴戟天15g     白芍12g      玫瑰花9g      僵蚕10g
14剂,患者为外地,要求多开几副,患者服药结束,月经将至,嘱月经来之前调方,平素少食水果及生冷之物,注意保暖。
2018-8-26复诊,患者自述服药后自感情绪较前好转,睡眠较前好转,大便正常,舌脉同前,因心情好了,自感颜面色斑也不那么刺眼了,(患者的原话),考虑月经将至,孙老调整用药,予以疏肝理气温经活血之品,处方如下
当归12g     干姜10g      肉桂10g      乌药12g
香附15g     小茴香10g    怀牛膝15g    白芍12g
川芎10g     桃仁15g      红花12g      元胡12g
五灵脂12g   蒲黄10g      没药10g      益母草30g
桂枝15g
5付水煎服日一剂,嘱经期更用该注意避免生冷,受凉等行为。
9-2复诊,患者欣喜地说月经较前增加不少,有往下涌的感觉了,血块较前增多,面色较前润泽,色斑略变淡,孙老说面斑的消退需要时间,一般要服药3个月左右,有的时间更长,色斑时间长的,消退亦慢,第一方为血府逐瘀汤、苓桂术甘汤、肾四味合方,因取其上行与面,故孙老见到牛膝,如果月经前,则孙老喜用牛膝,有引血下行之效,第2方以少腹逐瘀汤加减,少腹逐瘀汤亦为王清任的名方,专为少腹有淤血而设,温经活血祛瘀,临床经期使用,可排除宫腔瘀血,所为瘀血去则新血生,随着瘀血的消退,色斑会逐渐变浅,消失,或遗留一点痕迹。患者经后续服8-11日方,经调理至今,目前患者脸部面斑明显变淡,月经量较前增多,自觉非常满意。

就医指南

内页左侧导航